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愛情的蒼涼手勢

早春,周日,淩晨6點,我家。
  我的床頭和以往一樣,堆著是我這幾天一直在讀的書。艾米的《十年忽悠》的的確確的把我忽悠的淚眼婆娑。當我和男女主人公經歷了愛的猜疑、嫉妒、分開、國外相聚,最終在加拿大女主人公艾米放下驕傲,膽怯的問男主人公艾倫是否可以重新開始,艾倫搖搖頭。這也是艾米意料中的,這個場景是她為自己的任性和多疑付出的代價。但她還是那麼不甘心,她哽咽著問艾倫:既然不能重新開始,為什麼還要我從美國飛到加拿大和你見面?艾倫說:說不哭的怎麼又哭了呢?沒有結束,重新開始又何從談起?那一刻,看的我情難自禁。為了這次見面,艾米放棄了自尊,她那麼小心的守護自己的愛情,卻難改自己多疑的毛病。而她的愛人艾倫用十年時間耐心的等她成長,用了很多次的殘忍別離教會她懂了愛情的真諦!愛情是容忍、是等待、是不猜疑不嫉妒,是不離不棄。
  天漸漸的亮了。關掉床前燈,打開窗,看到外面居然是大雪紛飛。是的,確實是大雪。看著雪想起了雪域高原上那個24歲就死去的情僧倉央嘉措,他在大雪紛飛夜去幽會他的情人瑪吉阿米,為她寫的很多首曠世情詩,每一首都會讓你體會到那種來自心靈深處的震顫。“你是我宿世種下的花/即將在塵埃裏盛大綻放/開在我今生必經的路上。”“為了今生遇見你/我在前世/早以留有餘地。”“好多年了/你一直在我傷口幽居/我放下過天地/卻從未放下過你。”這個期望“世間安得雙全法,不負如來不負卿。”的情僧,這個短命的充滿濃郁宗教色彩的情僧,他的身份讓他的愛情註定了要多出常人幾多磨難。其實把愛情演繹到極致的還是順治皇帝,當年順治為了董鄂的死憤而出家去五臺山。於是就有了那句“血染江山的畫,怎敵你眉間一粒朱砂。”他的兒子康熙在回憶他時,說某一日去五臺山拜見他,在上山路下看到順治下山,他卻很漠然的從他身邊經過。
  愛情永遠是人類永恆的話題,從古至今。前人做過的錯事,我們還在做,並沒有因為進化就明智到哪里去。只是我們缺失了古人那份風雅。看到艾米的愛情佔有欲氾濫成災,想起了唐代名妓薛濤,薛濤是一位非常有才華又明智的女人。她的冷靜,至今讓紅塵中很多女人驚歎她自製的力量。她的那份自知來自於她的智慧而不是她的才華。她美貌如花,卻不得不做著“枝迎南北鳥,葉送往來風”的官妓。她一開始是被她朋友當做禮物送給韋皋,韋皋很欣賞她的才華。這個韋皋官至幾品我不清楚,反正捧紅了薛濤。但薛濤後來愛上了元稹,就是那個寫“曾經滄海難為水,除卻巫山不是雲。取次花叢懶回顧,半緣修道半緣君”的傢伙。元稹在薛濤30歲的時候遇見了她,同年他的妻子韋叢去世,他就寫了前面那首很著名的詩。但薛濤發現元稹根本沒有收房的意思,她很理智的離開了。這一點,我相信現代人也沒幾個能做的到。
  這個周日在古人和今人的愛情故事中,我看著黑暗臨近,手捧著書,淚如泉湧。愛情,無論曾經多麼美麗的愛情,卻原來都是和盛景筳席一樣,註定都是要告別的命運。想起去年住在秋秋家的時候,每晚她在電腦螢幕前和遠在湖北的桃子訴說她的思念,電腦的背景音樂是傑倫的《煙花易冷》。我之前不是太喜歡傑倫的歌曲,但那首卻無疑的引起我的興趣。於是看到了“繁華聲遁入空門折煞了世人,夢偏冷輾轉一生情債有幾本……”這樣美麗的歌詞。我們每個人手上都有那麼幾本情債,但我們最後還是要珍惜那“落地生根的緣分”,和愛人去“珈藍寺聽雨”。於是在劈裏啪啦的鞭炮聲和漫天炫目的煙花背景下,我們揮揮手,用蒼涼的手勢和曾經的愛情道別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