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我在名牌大學畢業後的經歷-1

編者:這是一個82年出生的名牌大學畢業生的慘烈故事,也許很長,可是請耐心,也許看完之後你就能瞭解一個時代年輕人的生活和奮鬥了。這是他的故事,也是我們之中很多人的故事……

我是82年出生的,大學畢業3年5個月。現任職於一家大型市場諮詢公司,自己帶一個組,月薪16000,未算其他收入與分紅。也就是傳統意義上的白領打工仔。在北京,有一套房,80平,按揭,有一輛車,豐田RAV4。

說說我的經歷吧。

我畢業於全國最好的學校(那兩所為人耳熟能詳的學校之一),學的卻是一門偏到除了留校讀碩讀博幾乎沒有其他選擇的專業。大四將畢業時,我發現考研對我來說無異於天方夜譚——我在校園裏混了整整4年,GPA不足2.5。更關鍵的是,那時的我早已找不到一顆作為學生的靜謐的心。

在經歷了500強、四大、國字委的應聘失敗後,我決定出國。04年的6月,同學們或是留校,或是拿著新鮮的三方合同步出校園,我拖著行李回到了家鄉——長三角的一座大城市,和我一起回去的還有檔案關係和曾經妄想留在北京的戶口。

那時的我是心灰意冷的,我羞於在任何一個親朋面前提起我是XX大學畢業,那是一個在4年前讓我身披無數光環的名稱。

一年的時間,我失業在家,一個XX大學畢業的無業遊民,我開始準備出國。GRE,TOEFL,煩瑣無比的申請,一趟趟地回學校開材料。成績單上那一門門紅色的掛科和藍色的重修無疑在嘲笑我混過的4年,也無疑是我4年來星際、CS、WC3、籃球、燕京、小二、曠課、遲到的完美註腳。

赴美的申請是成功的,一所3流大學給我發來了offer。於是,小康的家庭開始為我湊錢——沒有獎學金的留學消費是巨大的,尤其是換算成人民幣。

然而簽證沒有通過,05年的美國簽證遠沒有現在這麼好拿,3流大學的offer在簽證官面前像空氣一樣被無視。而這時,雪上加霜,與我在一起五年的女友提出了分手。(打到這句話時,恰好看見她的MSN上線,心裏竟是一痛)我同意了,她是北京的孩子,同校,同級,我們大一時便在一起了,那時的我們,都是初戀,她算是全系最漂亮的女生吧,舞蹈出身。畢業後,她去了四大,工作雖然很累,但不限專業的招聘,不菲的基本工資(畢業生,4850/月)和高額的加班費(正常上班8小時以外,3倍),對一個迷茫的畢業生來說,四大就是天堂。

畢業的一年後,她想買房,並有能力支付房款首付,而我無業,分文不名,出國夢斷。

她與我堅持了五年,她的父母也早已將我當兒子看待,可我們最終還是分了,當她向我提出分手時,是以商量的口吻建議:我們先分開一段時間吧……我同意了,那時的我,自卑得無以復加。而她身邊,圍繞著太多成功的男人。

我心灰意冷,於是母親在家鄉為我謀了個銀行的差事。我便開始了自己短暫的出納生涯。一個從來沒有接觸過金融的人,在銀行裏跟著櫃員們學習本票支票電匯,為他們打起了下手,連自己的辦公桌和電腦都沒有,更沒有人知道我曾就讀於XX大學。

05年的我,竟能如此放平心態,這或許是我今天回首那段往事,唯一值得自傲的地方——拿著極其微薄的工資,為銀行的櫃員們打雜,甚至其中的幾個,是比我低了一屆的大專生。我沒有椅子,每天打遊擊一般,站在他們身後看他們出票入票,一站就是一天。穿著廉價的白色襯衫,在那些穿著工服打著領帶的出納身後,或許是很礙眼的,而那時的我,最大的夢想竟是有一套那樣的工服,現在想來,覺得很可笑,又有點淒涼。

我或許是已經被挫折完全擊垮了,從小學,到高中畢業,我順利得讓人瞠目結舌,小升初的保送,初中升高中的免試,又直接保送到了XX大學,再加上運動能力好,身高186,加入任何一個團體都是籃球隊的主力小前,長相也還算不錯……那時的我不明白,什麼叫福兮禍之所依。上天給了我整整22年的無以復加的優越,該還了。現在,我特別信這個。

一個電話拯救了我,我在畢業前海投的簡歷中,竟有一份在一年半後被某位世界500強的跨國集團公司的HR拿到了桌面上,並流覽了起來,於是,我得到了這樣一個工作的機會,欣喜若狂,欣喜若狂。

我回到了北京,有一份月薪2500(試用期)的工作,在全世界同行業的最牛B的公司,專案執行。

我到公司的第一天,就開始出差,3個月的專案,公司去了一個team,6人,我是其中的專案支持。壓抑了1年的濁氣在這裏似乎得到釋放。

500強公司的待遇是無與倫比的,直到現在,雖然我已經換了很多公司,坐過無數不同的辦公桌,有過難以記數的出差經歷,職位也是一升再升,可單從出差待遇來說,都無法與我在500強公司做專案執行相提並論。那3個月的差,我們輾轉了全國17個城市,每人每天都有較高的打車額度與吃飯額度(各200),住四、五星酒店,單人大床,一人一間,航班只坐國航,每天11點才開工。這對一個剛從挫折中爬起來楞頭畢業生來說,是怎樣的衝擊?我瞬間迷失在其中。

現在總是想起母親對我說的一句話,當時我躺在希爾頓的大床上,接到了家中的電話,母親得知了我的近況,在我的洋洋自得裏,只是對我說,你其實什麼都不是,因為你什麼都不會。你還沒到享受的時候,也沒到自得的時候,你現在需要學習。可是,我真的太自得了。這也註定了我第一份正式工作的慘澹收場。

我的性格中總是有那樣縱容自己的因數,我現在已經學會了收斂它們,可那時的我不會,在灰暗的一年後,環境的變化在一瞬間天差地別,那是一種爆發戶的衝擊,我覺得自己終於擺脫了揹運,於是我縱容自己吃喝玩樂,在關鍵問題上與team leader相悖。回想來,那時的我是多麼的可怕,沒有起碼的職業素養,對不起自己拿的薪水,對不起公司提供的優渥待遇,更辜負了這個想要培養我的平臺。

毫無意外地,我的第一份工作在我出差回來後,就夭折了——我沒有通過試用期,無論我的直接領導怎樣向VP爭取機會,我還是被直接掃地出門。事實上,我在公司的辦公室裏一共也沒有坐滿過一周。

第一份工作,因為怠忽職守而未通過試用期,500強公司,這是我所有挫折中最大的一次,直到現在,我也沒有讓任何一位認識我的人知道這番經歷,我想,我永遠也不會向他們透露,這是我25年人生裏最為黑暗的一條深隙,深不見底。

我被打回了原形,於是我開始顛沛,像所有北漂一樣在北京漂著,檔案被fesco扔了出來,我把它放在了北京人才。我不能告訴父母我被解雇的事,我告訴他們我在北京很好,工作條件很優越,每天都能學到很多東西。可事實上,我已經三餐難以為繼。我不能去找我在北京的朋友,我的哥們,我的同學,因為我不能露出我窘迫的現狀,而工作一年多的他們,早已小有經濟基礎,出來聚會的燈紅酒綠我沒有可能消費得起。

我退了原先租的房子,找到了北四環外一處600的兩居合租,我住小間,沒有暖氣。住大間的是一對剛畢業的學生,直到現在我也不願再想起我的生命中出現過這樣兩個人,他們就像這段時光一樣是我永遠不願放上記憶桌面的東西。

我開始找工作。05年的11月,天已很冷,我像大部分無業遊民一樣,像大部分二三流大學失業畢業生一樣,湧進人才市場。沒有電腦,天天在網吧投遞簡歷,3個月的薪水很快就被我花光了,於是我開始向家裏變著法的要錢,理由繁多,如一次要交半年房租,錢不夠。

有一些簡歷得到了回應,而更多的簡歷如石沉大海。一個非應屆的、沒有工作經驗沒有專業特長的畢業生,很難有公司眷顧。而回應我簡歷的,則基本是一些小公司。

我去面試了,這讓我見識到了無數千奇百怪的、窩藏在居民社區裏的作坊式小公司,那是我在大學時代所不敢想像的工作。當然,我也見識到了騙子公司,打著招演員、招演藝人員名義行行騙之實的公司。還有保險推銷員,我險些踏入那一行,我也直面了一個人的尊嚴是如何被另一群人踩在腳底的過程,腳下的那張臉上卻依然滿是倍兒真摯的笑容。

有一家很大的local公關公司對我表示了興趣,他們想把我培養成一名文案。應聘的程式嚴格而繁瑣,我通過了筆試,英語筆試,英語口試與AD的面試,我意識到,距離爬出深隙只有一步之遙。可這一步最終卻沒有邁上去。

總經理提出要和我談談,她姓韓。我坐在她寬大的辦公室裏,她只向我提了一個問題,你對於公關行業有什麼看法。我茫然,這個問題如果今天再問我一次,我甚至可以不用構思的立刻提筆寫下2000字以上的評論,可是,兩年前,對這個問題,我的腦袋裏只有空洞的空白。韓總留給了我一份作業,讓我回去用ppt寫一份proposal,關於一個簡單的新聞發佈會。

我在網吧裏奮戰了整整一天,按照自己的想法拼湊了一份ppt,那是一份在今天我無法想像的業餘的東西,毫無條理的亂七八糟,不存在任何可行的細節邏輯關聯。可那時我是那樣滿意地就把“傑作”發了出去。我想,韓總收到那樣一份 ppt,大約感受和現在的我一樣吧。我的面試又失敗了。

我再也扛不住了,卡裏只剩下不到300塊錢,我絕對不能告訴家裏任何自己的真實情況。於是,當有一家小公司答應錄用我時,我竟是如此感謝上天給了我一份工作。我在網吧裏,淚流滿面,至少,這是一家在寫字樓裏辦公的公司。按他們副總的說法,XX大學已經算是通過面試的鑰匙了,oh my god…

月薪3000,無四險一金,無工資卡,無工資條。我開始了我的第二份工作。

最近80後的話題討論得太多,我沒有看過那部被熱炒的《奮鬥》,但那種畢業生所面臨的迷茫讓我不自覺地想把自己的經歷寫出來,這是我所認識的人中絕無僅有的坎坷,卻又似乎映射出每一個大學畢業生的窘況,於是我想寫。
返回列表